安伊

cp:杰佣
私设如山
幼儿园水平
如果可以的话请往下看

       “这样,佣兵负责开局上椅子,好吧。”一位穿着白衬衫的人对佣兵说的。
      
        “可我觉得我可以抗刀救人。。”佣兵说着,他拉了拉头上的帽子,让人看不到他现在是表情。

         “就你?可笑,你抗完刀后还要治疗,慢死了,你还不如开局上椅子给我们多一点时间修机。”身着白衬衫的人推了推眼镜,嘲讽的看了看佣兵。

          “。。。我先试一试能不能能不能拖住屠夫一会吧。”佣兵的声音很低落,让人听不出他的心情。

        “行吧行吧,真是的。”

       佣兵并没有讨厌他,因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因为自己修机慢,治疗慢,所以大部分他都是第一个上椅子飞天的。

        所以。。。早就习惯了。。。

        早就习惯了这种心情。

        他也不是每次都是第一个上椅子,就比如他手感不错的时候,他就把屠夫溜到怀疑人生。可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人会救他。

       嗯?比赛开始了?这局的监管者好像是杰克。佣兵刚才那一会发呆的时间,比赛正好开始了。

       可就是他发呆的那一会,队友有一个倒了。

         算了,先不想这么多了,去救人。佣兵习惯性的拉了拉帽子,向地下室那跑去。

        佣兵跑到地下室,抗了一刀就把队友往下救,他知道杰克就在后面,所以他一直跟在队友的后面。

        看来又要第一个上椅子了啊。

        但和佣兵想的不一样的是,杰克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向他前面的队友砍去。

         看来是一个比较执着的屠夫,那就比较麻烦了。

         杰克把队友放在椅子上,转身看向佣兵。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佣兵站在队友旁边,对这杰克做着嘲讽的动作,准备让杰克空刀。

         可也奈何杰克太厉害了,直接随着佣兵的动作把佣兵打倒在地。

         “对不起。。。”坐在椅子上的队友说道。

         “没事,反正我也是要上椅子的嘛。”佣兵对这那个队友说道。

         估计玩完了之后又会被人说吧。

        佣兵并没有挣扎,因为佣兵知道挣扎已经没有用了  ,可让佣兵没想到的是,杰克把佣兵公主抱抱到了地下室的上面。

          我不是该上椅子的吗?佣兵在楼梯口蹲着。

           接下来佣兵看到很奇妙的事,杰克把两名队友全放椅子了。

          杰克回来后又把佣兵抱起来走着。“你。。为什么不杀我?”面具下那低沉的声音响起,说道“其实你玩的很厉害,只不过光听你队友的话,别忘了,你可是雇佣兵。”

          等佣兵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杰克就把佣兵放在地窖门口,对佣兵说“期待和你的下一场的比赛。”

          比赛吗。。。

          “嗯,我也是。”佣兵露出了一个自己都忘记上一次发生的时间的一个微笑。

          “那么下次见,杰克先生。”

          “叫我杰克,杰克就好。”

           说罢,佣兵便跳下地窖里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当时我和弟弟妹妹玩的时候,我玩佣兵,我弟就是这么说的。

      当时把我气的我就用了一个小时来告诉他佣兵不弱这么这么的(最后他被我成功说服了)

     至于杰克,哼,我最近遇到的监管者都是大猪蹄子,更别说这里面的了。

大多数凹凸粉不是这样的(我也是all佣党)他这是给凹凸丢脸

雨珞络:

大家好我是雨珞络我今天来分享一个睿智
先说明,我是凹凸粉,但我不喜欢ky
顺占teg致歉
详细请看3435926872,我空间没锁
欢迎转发

原本我是去救人的(在地下室)然后被抓了,然后杰克就把我抱到上面让我挣脱,全程不理我。最后三个人都死了,他才开始抓我,但每次都是放到密码机前面让我挣脱。但奈布修机好慢的。。所以我去找地窖,不修机(最后导致我把杰克气的把我放上椅子了。。_(:з」∠)_)
杰佣正好吃。人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屠夫,谢谢ヽ(^0^)ノ

cp:雷安
严重偏离人物性格
甜文
幼儿园水平

      安迷修认识雷狮俩年,交往10个
月,虽说安迷修很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摆在这里。

      哎,当初为什么要答应恶党啊……安迷修想了想当时的情景。

       你就大可以想像就在一颗绿树成荫的小树林里,雷狮就只对安迷修说了一句话“安迷修,本大爷喜欢你。”

        ……可以这很雷狮

        可就算是那么尴尬又随意的表白,安迷修一吃惊就脑袋一热的答应了。

        ……可以这很安迷修。

         等安迷修想完就刚好到了班里了。安迷修像往常一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掏出作业。

         这是什么?安迷修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本相册。

          这不是他的,安迷修敢肯定的想到。因为他的是橙蓝两种颜色的,而这个是银白色的。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吧,不然就找不到主人是谁了。

          打开的第一页就是他和一个头带星星头巾的人,那人的眼睛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紫色。那种紫色让人觉得安心。

          这人安迷修在熟悉不过了。

          是雷狮。

         安迷修连续往后翻了几页,几乎都是他和雷狮的合影,哦不,是全都是。

          虽说全都是他和雷狮的合影,但同样的,全都是雷狮气安迷修时拍的。

         他是如何做到每次我生气时都能拍上的?安迷修想。

         比如这张,安迷修一脸冰激凌生气的看这雷狮,手里还拿着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冰激凌。

        这张就是雷狮趁着安迷修吃冰激凌的时候,一手按住安迷修的头压在了冰激凌上。

        明明不可能拍上的……

        剩下的几乎越来越让安迷修的脸变成银爵。

        幸亏啊,幸亏雷狮不和安迷修一个班。所以安迷修脸黑了一天,他同桌都感觉浑身发抖的那种。

        可雷狮和安迷修同居啊。

       “恶党!”安迷修一回到家就对这雷狮大喊。雷狮就躺在沙发上。

      为什么他总是比我先到家?安迷修更是纳闷。而然他不知道雷狮每次都是抄近道的。

     “怎么了。”雷狮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回答。

      “为什么你的相册在我包里?!还有,为什么你的相册全是我生气的照片?”

     “我故意放你书包里的,难道你不觉得你生气的样子。。。很可爱吗?”

      “恶党,你想死吗。”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正好告诉你一件事。”雷狮站起来。

       “什么事?”安迷修有点疑惑。

       “那就是……”雷狮走到了安迷修面前。

       “!”雷狮直接吻上了安迷修。
“你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雷狮吻完安迷修问道。

        “当然知道。”他怎么会忘了今天呢。

         “当然知道。所以我给你做了个东西。”安迷修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

         “给。”

         “这是什么?”雷狮看了看手中的东西。打开完后发现是一艘船模型。

         
           才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安迷修想道,是你生日。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可能会有后续。

彼岸花4


cp:雷安  瑞金
ooc严重
可以请继续往下看

   “恶党!”远处传来一阵怒吼,“安哥又生气了啊。”金看了看不远处的安迷修双手都拿着碗。

     “嗯。”格瑞看着金,心不在焉的回答。

      心里总是觉得他好像认识自己,自己也好像也认识他。

       可是那只是感觉罢了,毕竟记忆里没有这个人,自然就被格瑞认为那是不靠谱的第六感了。

         “信不信我拿这两碗砸死你!”格瑞抬头看着安迷修准备把碗砸向雷狮。

         “有种你追上我啊,你个矮子。”雷狮在前面嘲讽道。

          安迷修被这句话一下子气到了,他看了看手中的碗,再看了看前面的雷狮,就先朝雷狮砸一个碗。

         “安迷修你的眼睛是干什么……”的还没说完,雷狮就迎面正脸接了一个碗。虽说没有把碗砸碎,但脸上还是很疼。

       “走吧,金孟。”格瑞拉着金的手,说道。“可我还想看呢。”金依依不舍地回头。

       “走了,待会不是小孩子该看到的画面。”

        “都说了我不是小孩子了。”金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加快了步子,跟上格瑞。

          “安孟你是想打死我?”雷狮忍着气说道,“不过没有打碎,可惜了。”安迷修非常可惜地说道。

         雷狮顺手抄起一个银白色汤勺扔了过去。安迷修顺势躲了过去,只不过速度太慢,把肩膀砸到了。

         “安哥你没事吧?”金跑过来。“没事,金孟,你不是走了吗?”安迷修吐槽道。

         “我来拿工作证,哦,对了,安哥,有个女生找你。”

       “会有女的来找他?别开玩笑了,要是会女的来找他,我就让你们叫我没船的。”

       雷狮在一旁笑。至于为什么这么说,那是因为雷狮到这时自称海盗却没船。(这也是为什么安迷修叫他恶党的原因了)

       “可……真的有个女生,来找安哥啊。”金尴尬地说道。“啥?”

      “恶党,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安迷修忍笑道。

      “切,滚远点吧。”雷狮生气了。“???”安迷修满脸的问号。

      “行行行,我走还不行吗,金孟,我们走。”  “好。”金跟上了安迷修。

     奇怪,刚刚都把碗砸到脸上了,都没生气,这次怎么就生气了呢?安迷修很纳闷。然而其实雷狮也很纳闷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

     “你们来了啊。”金黄色头发女子说道。“金,你也别走了,正好一块讲。”  “你是在叫我吗?”金看了看四周问道。

      “啊,都忘了你改了名,金孟,对吧?”金黄色头发女子笑了笑。

     “金孟,别过去。”格瑞看着金。“放心,我没有恶意一我只是给他们俩给个东西而已。给”

       女子走到三人面前,把两个小瓶子给了金和安迷修。“这个是……”
安迷修看了看手中那只够喝一口水的小瓶子。

       “这个可以恢复记忆,不要惊讶这句话只有你俩能听到知道,算是给你们俩不去天堂的……一个好处吧。”

        说完女子就消失不见了。

雷安甜文
幼儿园水平

     雷狮第一次见到安迷修是在一个下雨天。

      当时他正在给一个小猫打伞,“啧,果然只有弱者才会在下雨天淋湿。”雷狮一直看着安迷修,眼中的嘲讽更是没有掩饰。

       “只会说猫的人,不也是弱者吗?”安迷修抱起猫站起来。

       雷狮他显然是被这句话气到了,就相当于从出生到现在没人说自己弱,你却他.妈说我弱的心情。

       “你叫什么名字?”雷狮一直忍住自己想打人的冲动。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恶党。”安迷修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好啊,连外号都起了。

     不过雷狮也不是你怼我我就对你感兴趣的人,也准备走,不过走前说了一句话“我说的是你,不是猫。”

     不过也被安迷修无视了。

      雷狮第二次见到他是在学校运动会上,他刚刚跑完1800米长跑,他也不是自愿的,是被他的班主任丹尼尔逼的。

      他来到自班的休息区,刚刚做下就听到“恶党?”。

       他转身看到安迷修抱着一箱矿泉水并用一脸看到死.人的表情看着他。

       没错,他俩确实都在一个班,只不过他俩都很低调,安迷修是真的低调,可雷狮就不一样了,他是经常逃课。所以俩人互相不认识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怎么在我们班?”安迷修放下箱子。“这是本大爷的班级,我还不能来了?”

      “那还只是对不起,在下不相信。”“......”这就很尴尬了。

      “呵,我跑了1800米拿了奖牌和奖状你总相信了吧?”雷狮已经吧安迷修拉进了黑名单。

    “啊,原来是你替我跑了1800米。”好吧更黑了。

     “你叫雷狮?”安迷修看着他说道。雷狮已经快被气到吐血。

      “还算好听的嘛。”安迷修抱起箱子向雷狮扔了一瓶矿泉水并说着:“作为最后的骑士,虽然知道的是恶党的名字在下还是告诉你在下的名字吧。”

      这么中二?还称最后的骑士?雷狮在心里想到。

     “安迷修,在下的名字叫安迷修”安迷修笑道。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๑Ő௰Ő๑)

彼岸花3


cp:雷安  瑞金
幼儿园水平
严重偏离人物性格
如果可以请继续往下看

     之后的每一天安迷修晚上都会做一个梦,梦见自己在空阔的大厅里。大厅的中央站着一位身着洁白的连衣裙,金黄色的头发宛如瀑布一样的垂在她的背上。

      可唯独她的脸安迷修是看不见的。就在这时,女子开口道:“你确定?你确定为了xx放弃机会?”

      安迷修大吃一惊,因为他所看到的地方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和他长的一模一样。

       那人开口道:“嗯,我...”

       “安哥!安哥!”金用力地摇安迷修。“停,停,金孟,你再摇我就摇死了。”安迷修觉得现在头晕眼花。

          “安哥又有新人了,还是俩个人。”“嗯?”安迷修努力让自己清醒,发现前面站着俩个陌生人的面孔。

          “接下来的事还请你告诉我们了。”紫眼白发的人说道。

          “切。”紫眼黑发的人不甘心地向旁边转了头。

          “好。”安迷修又说了一遍如何当孟婆。之后他知道了了白发紫眼的人叫格孟,黑发白眼的叫雷孟。

      “切,这么麻烦,还不如不分呢。”雷狮说道。“你敢不分信不信我打你啊,恶党。”安迷修给了他一白眼。

       在讲的时候,雷狮一直在和安迷修斗嘴,成功的进了安迷修的黑名单。也认了恶党这称号。

        “格孟,你为什么总是冷冰冰的啊?”金好奇的问。“我不觉得冷”格瑞习惯性的摸了摸金的头。金也就这样站着,让格瑞摸自己的头。

           金和格瑞的场景和安迷修和雷狮的场景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彼岸花2
cp:雷安 瑞金
幼儿园水平
严重偏离人物性格
如果可以请继续往下看

   在工作第一天里,安迷修见到了许许多多的人,有的人边笑着边喝下了孟婆汤,不过安迷修看到的是苦笑;有的人是哭这喝完的,还必须靠安迷修在一旁安慰喝完;有的人则是面无表情的喝完...

    不过第二天,安迷修遇到了一个比较特殊的人,她是笑着喝完的。
不是苦笑,而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

    安迷修吃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你为什么要笑?”安迷修道。“因为我死前他给我表白了啊。”

      女孩看了看天空,只不过在这里,天空是一望无际的黑。

      “他答应我会找我的。”“哦,那小姐祝你好运。”“谢谢”女子跳入了井中。

       至于安迷修为什么没有取花,那是因为在她的头上,是没有花的。

      记得黑衣人说过,如果头上没有花的话,不用在意那是幸福的之人。

      那么,祝她好运吧,安迷修在心里想道。

      也许是受到了这位女孩话的语气,让安迷修感觉自己忘了什么。

     “安孟。”安迷修背后传来声音,“怎么了?”安迷修转过身来,说道。
     
       “你有同事了。”黑衣人说道。

        “你好!我叫金孟,你叫什么名字啊。”金从后面跳了出来。

         “在下叫安孟。”安迷修被眼前的男孩的自来熟吓了一跳。

         “你是我前辈,我就叫你安哥吧。”金眨了眨眼睛说道。

         “可以啊。”

          本来金要去看《如何当一位好孟婆》这本书的,但是金又嫌字太多了,最后还是让安迷修给金讲完的。

          当安迷修说完后,金说:“安哥,你很像我一个最好的的朋友,不过他不像你,他是外冷内热的。”

         “那你能告诉在下他叫什么吗?”安迷修好奇的问。

          “他啊,他叫...诶诶诶!他叫什么来这?”

           安迷修有些欲哭无泪,说道“你还是工作吧。”

           “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想起来,总觉得...他很重要”金越说越小声。

          “那好吧,我今天帮你工作。”安迷修笑道。“谢谢安哥!”

           结果金想了一天还没想起来。
“算了吧,该想的会想起来的。”安迷修安慰道。“好吧。。”

     

         
   

彼岸花1

我自己写的,第一次写连载请多多关照
cp:雷安 后面有瑞金
幼儿园水平
有点偏离人物性格

   “你...确定?”站在台上的女子开口道。“你确定为了雷狮你放弃进入天堂的资格?”

     “嗯,我确定”台下的男子开口到。“安迷修,你要想好。”女子再三强调。

      “放心吧,我想好了,你不用在问了。”那位被女子称为安迷修的男子耐心地回答到。

      “好吧,那你要到奈何桥去当孟婆。”女子叹了一口气。“像你这种人我还是第一次见,神位不要给别人。”

      “不过我为什么要当孟婆,那不是小姐去干的吗?”安迷修开口到。

        “因为女性太多,所以叫婆。但还是有男性的。”女子解释道。

        “哦。”“对了,当孟婆要把活着的记忆全部抽取,你...确定吗?”女子在,最后还是不想让他去。

      “没事,谢谢你,我还是选我原来的选择吧。”女子见他心已决,他的口气,“好吧。”

     当安迷修再次醒来时,他躺在一张陌生的床,陌生的房间,这一切都那么陌生。

     “我...是谁?”他在内心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人?

     “醒了?”安迷修才发现旁边有人。“你叫安孟。”“是吗?”

    “是”旁边的人说道,这个人全身都穿着黑衣服,安迷修在心里就给他取了个外号,叫黑衣人。

      “你是孟婆,你必须要给每一个人一碗汤,当那人喝完后手心就会长出一朵花,红色的你就要带着手套取下,白色的不用。红色的交给我,白色的你放在那机器里。”黑衣人不紧不慢的说道。然后指了指房间的最角处。

      安迷修看了一眼手指的方向,那只是一个木桶,如果说一定要说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底下有一个水龙头。

      “这是?”安迷修问道“是孟汤机。”黑衣人说道。

       “哦,那如何给你花?”“放到袋子里。”黑衣人给了安迷修一个袋子。

     “切记,不要碰红色的花,要是带手套,否则会魂飞魄散。”

      这四个字重重的压在安迷修的心上,“好的,我知道了。”

     

     在临走前的一篇文章,我回来再写第二章。

先刀后甜

cp:雷安
幼儿园水平
甜文
可能有点偏离人物性格
如果可以请往下看

       高中毕业了,有的人开心的要死,因为他们长大了,有的人伤心的要死,因为他们要离开老师了。

      如果说不开心也不高兴的也只有俩个人,就是安迷修和雷狮了。

       “傻逼骑士,你说,以后我们还会在见到吗。”雷狮看这安迷修说道。

       “不知道,反正最好别在相见了。”安迷修倒没注意到雷狮正在看着他,他只是看着前方。

       “那可不一定,你难道不知道‘冤家路窄’这词吗。对了,安迷修你还没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呢。”

      “在下为什么要告诉你啊。恶党你把我手机那过来!”安迷修伸手要拿刚刚被雷狮拿走的手机。

       “哦,原来你的手机号是这个啊。”雷狮记住了安迷修的号码。

      “你就不怕我换号吗?”安迷修跳了一下,从雷狮手上抢走了手机。

      “你肯定不换,毕竟里面还有别人的号码。”

       被说中了理由的安迷修只能强颜欢笑了。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电话里的声音把雷狮从回忆里惊醒了。

       其实不是安迷修换了号码,而是安迷修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

       自从那以后,雷狮每天都要给这个电话打一次,因为两个人不在一个城市,只能这样子。

      “...算了,今天在打一次吧。”

      雷狮刚打过去,电话就接了。雷狮也被下了一跳。

      “恶党你每天都给我打电话我都有点受宠若惊啊。”电话里传出来熟悉的声音。

       “安迷修?”雷狮有点不可思议的说的。

      “是我,植物人也有醒来的可能啊。”

        “安迷修。”这次和上次的语气不同,而是惊喜的。

       “怎么了。”电话里的声音还是比较有耐心的。

       “我喜欢你。”雷狮说道。

        “我知道,不然你会每天都打个电话?”
     
          “既然知道那你的回应是什么。”雷狮还是有点紧张的。

           “如果我不同意我还会接你的电话?”

         雷狮松了一口气,他笑了,说“明天我来接你。”

          “哈?”
 


        我要去爷爷奶奶家,那地方不让玩手机,所以对不起,等我回来,我一定发很多文。